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新聊斋艳谭之色灵缠身

作者:admin人气:321来源:


本文讲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出生在一个典型的北方农村,这里世代都是农民以种地为生。村子四面环山只有一条通往县城的简易砂石路,平时就很少见到行人到了农忙的季节就连一个人影都见不到了。

  这条砂石路要经过一个小山包,坡下是一片杂乱而荒凉的乱葬岗,这个地方过去是死孩弃婴的抛弃地所以又叫死孩子洼!老人们常说这个地方不乾净,到了夜里阴风阵阵,鬼火粼粼。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在晚上走这条路,都怕传说成为事实。

  这一年,我的一个远房舅爷搬家到我们村,他家里有五个小伙子一水的柳枝扒皮——光棍一条。因为是外来户村里没有他们的地所以只好到处打工。他家的四叔就是在县城的一家砖厂上班,平时都是在砖厂吃住,只有赶上倒班或机器坏了才回家一趟。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要砖的比较多,所以常常加班到很晚。这天又像往常一样加班,到了十点多的时候砖机突然坏了,人们一阵欢呼。四叔在机器边等了一会儿,看来一时半会修不上了就想起好久没回家了于是产生了回家看看的想法。

  他向组长请了假就去工棚推自行车,这是不只是谁喊了一嗓子「喂,老四,一会儿走死孩子洼别让女鬼给捉去做新郎呀!」「哈哈哈哈!」旁边的人一阵哄笑。

  「呵,我还巴不得她来捉我去陪她玩玩呢!」说完就在旁人的哄笑中骑车走了。

  刚刚进入深秋的夜晚有点冷,天稍稍有点阴,本来不太亮的半玄月在薄云的遮掩下显得更加暗淡,透露出一丝诡异的黄光。

  四叔哼着小曲骑车飞快的行在回家的路上,车轮摩擦在砂石路上发出沙沙声在寂静的黑夜显得非常的刺耳。他很快就来到不太平的死孩子洼,这时月亮悄悄躲进一片厚厚的云层里,地面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挡的视线有点模糊,于是就放慢了速度。

  突然,「嘎嘎嘎嘎」一串凄厉的夜猫子叫声在耳边响起,四叔吓得打了一个机灵,「刷」的一下出了一身的冷汗把衬衫都湿透了。车子一歪就骑到了路下摔倒在荒野里,这时一阵小风吹过他感到从心里冒着一丝凉气。

  四叔定定神扶起车向前走去,深一脚浅一脚的总感觉不对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走了一会还没有走到正路上,他的心里渐渐发慌了,感觉自己迷路了!这时前面出现一片黑丫丫的村庄并传来一股陈年腐朽的气息。

  他小心翼翼的进了村,发现这里的房屋错落不齐,死一般的沉寂!绕过两栋屋子终于看见一个屋子透出一点亮光来。「有人在家吗?」四叔上前敲响了门问道。

  「谁呀?」屋里传来娇柔略带一点冰冷的声音。「吱呀」随着开门声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面孔苍白,眼神幽怨的姑娘,一身紧紧的红色衣裙裹着两个圆鼓鼓的乳房和丰润微翘的屁股,脚上穿着敞口布鞋露出一对白嫩的金莲背,看到这四叔心里一荡小腹传来微热。

  姑娘把他让进屋里坐在一个老式的小凳上,屋里摆设简单收拾的很乾净,但是总能闻到一丝掺杂着烧纸的腐朽味。四叔说自己迷了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求能不能在这住一宿。

  「好吧,不过就我一人恐怕不方便」姑娘微笑地说。

  「哦,那我睡地上好了。」

  「那怎么行啊,地上太凉了没法睡还是到床上来吧,不过不能脱衣服。」姑娘红着脸说。

  四叔上了床离她远远的和衣躺下,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就熄灯睡觉了。睡到半夜的时候,四叔感觉有人在推他,激灵一下就醒过来。在他眼前的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带着一丝慌乱,胸脯起伏着神情惊恐。

  「我做噩梦了好可怕啊!你挨着我点好吗?」说完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四叔看着她的眼睛,迷迷糊糊就伸出双手面对面的将她搂在怀里,这时他感觉到姑娘胸前传来的柔软,激起内心中的原始欲望。

  他感觉自己的下部勃起了,坚硬了!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上姑娘柔嫩的双唇,凉凉的感觉让他心里如敲鼓般砰砰乱跳。花瓣儿一样的双唇送上来,四叔吸住了她的嘴唇,姑娘从鼻孔中发出了甜美的哼声。忍耐又忍耐的阴茎在裤裆内憋得突突直跳,两人的舌头拼命的摩擦同时狠劲的抱住对方的身体。

  他颤抖的将两只手伸进姑娘的衣服内,一只手揉捏着丰腴的腰肢,另一只手开始向上抚摸,当摸到胸罩下面时停留了一下,然后插入胸罩和乳房之间,指尖轻扫她的乳头。

  「啊!」姑娘全身一紧轻呼出声。这是四叔第一次摸到了女性的乳房,如此的滑腻柔软和真实。嘴巴在尽情吸吮滑润的香舌后,吻向了洁白的美颈,姑娘一阵颤抖全身僵硬了,嘴巴也张开沉醉地低低呻吟起来。

  他把她的上衣轻轻的脱掉,半罩式白粉色的乳罩兜住了一对玉兔般的乳房。

  他把脸埋入深深的乳沟里忘情的蹭着,那个让人神魂颠倒的山谷终于被占领了。

  他一手抚弄着细腰和平滑的小腹,一手揉搓着嫩生生的乳房。

  姑娘被又亲又摸得开始大声呻吟起来,眯着眼睛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四叔的后背。他一下把胸罩扯下来,玉兔般丰满的乳房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尖端上的一点焉红不停的微微颤动着,他张开口把一边的乳头含入口中细心的舔着吸吮着,一只手挑逗着硬硬的乳头。

  姑娘的手使劲的抱住了他的头往乳房上按着并发出一阵动人的娇吟,她无力地抓着他的头发,两眼迷离着低吟说:「啊!不行?不要这样?」他舔了一会终于松开了,挺起上身看着她,媚眼半睁侧着娇艳慵懒的脸庞娇喘着。

  四叔低吟着说:「我想要你,让我进去好吗?」姑娘嗔了他一眼,樱唇半开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算是默许了!

  他把姑娘放平在床上,用右手慢慢的把裙子除下,小裤衩紧紧的包裹着鼓胀的逼户,有几根弯曲的阴毛俏皮的从旁边弹出来。扒下湿透的裤衩向下体摸去,阴毛是如此的茂盛,小逼口处早已是湿淋淋的一片了,一道细细的裂缝微张,露出两片粉红的嫩肉。

  他分开腿把自己早已挺立的阴茎顺着裂缝刺了进去。「卜滋」一声,整根粗大的阴茎全身没入两片薄肉之中,挤出一些黏黏的淫水。「啊?好痛啊!轻一点好吗?」姑娘痛苦中掺杂着兴奋说道。

  一丝暗黑色的污血顺着插入的阴茎边上流了出来,粘在了两人的阴毛上。四叔的硬茎被两片柔软的嫩肉夹的紧紧的,那温湿的内壁很快的就将他的整根包了起来。他不停的抽送挺动着,姑娘也扭动着屁股,迎合着抽插并紧紧搂着他娇喘吁吁,逼户里许多水流了出来,湿透了她的菊花芯。两个大奶子随着男人的冲撞而像波浪似的摇晃着,殷红的乳头随波逐流,听着沉重的娇喘,阴茎更加暴涨。

  他将两条粉白的大腿抬起扛在肩上,两手紧按着乳房,一下一下的奋力抽送着,逼户里发出悦耳的「咵叽咵叽,扑哧扑哧」声。姑娘紧紧的抱着他的屁股使劲往下按,双腿抽动着。

  突然,姑娘一声娇媚幽怨的哼声,双脚乱踢着,丰肥的屁股使劲向上迎凑,脸呈粉白,两手乱抓着,然后一股似尿似精的东西从逼户缝隙中狂喷而出,涂湿了两人的肚皮,阴道里一阵痉挛,姑娘喷完精后披头散发的整个人瘫在床上。

  四叔感觉阴茎好像被阴户紧紧的吸住,轻咬着,轻吸着,一股热流从逼穴内浇向龟头,一阵快感传遍全身。他把阴茎再用力的朝阴户重重的插下去「哦……哦……我不行了……要射了……」说完咬着牙挺着腰阴茎一抖一抖的把精液射向姑娘的阴道深处。射完后虚脱的趴在她的身上,直到阴茎从充满精水和淫液的阴户内软化掉出来才起身擦拭乾净。

  就这样两人一夜做了五六次,才趴在一起睡去。不知睡了多久四叔朦胧中听到远出传来鸡叫声,感觉下身冰凉,他使劲的睁开眼一看,自己赤裸的趴在一堆枯骨之上,而这里正是死孩子洼。

  「啊……」他大叫一声就失去了知觉,直到一个人去县城才发现了赤裸的他倒在坟坑的枯骨上。把他拉回家后都不认人了,整天神神秘秘的嘟囔着。家里人都害怕他就将他一个人搁在厢房里。

  这天晚上,舅爷起来给马上草料,发现厢房里发出暗绿色的灯光。他壮起胆子悄悄地伏在窗户下面往里偷看,只见一个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四叔光着腚挺着坚硬的大阴茎在那自言自语:「哦,你还是那么美,我想和你结合行吗?」然后又从他的嘴里发出一个阴测测的女声「好啊,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我要天天的和你上床,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这个呻吟就像在舅爷的耳边响起的,冷冷的带着一丝死亡的气息。只见四叔握着阴茎在空中往前探着,通红的龟头被手挤压的程亮,前端的马眼里滴出一滴晶亮的液体。

  他做出了一个插入的动作后,双手撑在空中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身体前倾着,两条腿并着就像插在女人的两腿中间似的,屁股一挺挺的向前冲和插在逼里一样奋力的动作着。硕大的阴茎在空气中一跳一跳的,显得异常的粗壮。

  「啊……好热的阴道……我要你永远跟着我,我要你做我的老婆……」四叔低着头对着空无一人的床胡言乱语着。

  又是那个阴测得女声在他嘴里响起:「哦……啊……嗯……好的我一辈子都跟着你……」这个声音在黑夜里听起来显得那样的恐怖。

  舅爷屏住呼吸继续往里看着,这时的四叔一脸的兴奋状,两手就像摸女人的乳房一样在空气中乱抓乱揉着,屁股耸动的更快了。「哦……我要射了……快使劲的夹住我……啊……」说完只见从红红的大龟头中喷出一道浓浓的白浆,在空中划了一道弧优美的落在了床单上。

  射过精的阳具迅速软啪啪的耷拉在他的两腿之间,四叔又低下头好像和女人在接吻一样面对着空气拱着嘴。又呆了一会,看着四叔睡着了,舅爷才伸直发麻的腰,这时屋里的灯光又恢复了原本昏暗的黄色。

  舅爷心里琢磨是不是小四遇见不干静的东西了,不然怎末会这样呢?以后一连好几天舅爷都去观察,每次去都看到了那诡异的一幕。慢慢地四叔变得更加疯癫了,白天在大街上看到过往的女人,不管老少都拦住,当着人家的面脱下裤子漏出阳具,使它勃起并用手使劲的撸弄直到射精为之止。

  舅爷怕他闹出乱子,有时就锁住他,但他不知怎么老是能逃脱,终究拿他没办法,村里的女人见了他都远远的躲着他,怕看到他那被手撸破了皮的阳具。

  舅爷后来找附近的阴阳仙看也没有看好,只是说他被色鬼缠住了,但驱赶不了。现在四叔都快四十了还是疯颠颠地,估计再也好不了了。在这里提醒那些走夜路的朋友一定要小心啊,当心那女人会缠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