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全家乱完

作者:admin人气:600来源:

话说从前,贤明天子在位,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大间城中,有一富农,姓吴名赖,娶妻牛氏。吴赖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叫吴词,女儿叫吴辽。吴辽年纪稍大,长得虽非沉鱼落燕,却也称得上花容月貌。

  这户家庭,家富人健,有子有女,本应算完美之家了。可是事情并非如此。

  单说这吴辽,却有一样毛病。就是见不得男人女人在一起,见到了就醋性大发,人送外号糖醋排骨。

  这糖醋排骨到了十八岁,情逗窦已开。一日在家洗澡,为了洗干净下面,她便用手使劲揉搓那里,没想到有一种奇异的特舒服的感觉从那里产生,随即传遍了全身,并且那种舒服感觉越来越强烈,使她没法把手从那里移开,反而愈加用力揉搓那里,不一会儿,舒服的感觉达到了顶点,身体像是飘在空中腾云驾雾的感觉,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沉浸在一种极度的舒爽中,她虚脱地坐在了浴盆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舒服感觉慢慢消失,她才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原来人体还有这么奇妙的感觉!之后糖醋排骨便疯狂地迷上了手淫,她基本上每天都要手淫,最多的一次可能一天手淫了二三次。

  一日,吴辽在家看金梅瓶,看着看着,不觉得浑身又火热起来。她捏手捏脚的来到厨房,拿了一根茄子又来到卫生间,脱下内裤,扒开自己的肉瓣儿,啊,小穴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迫不及待的张开了一个大口。她先用手揉动阴蒂,啊,太爽了,好刺激啊,不一会儿她就来了一次高潮,借着流出的阴水她把茄子缓缓地插入阴道,啊,更刺激了,她不断的旋转着,不断的一进一出,啊,她兴奋的把一条腿搭在凳子上,一只手不断的揉捏着阴蒂,不一会儿,她感觉到小穴又憋的不耐烦了,一股股的爱液如同汹涌的波涛,强有力的迸发出来。

  她加速抽插着,一次又一次的让她达到高潮,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大腿以下由于快感的刺激,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她再也坚持不住了,瘫坐在马桶上,茄子还插在阴道里边,只漏出来一个小头,整个下体已经变得通红,小小的肉瓣儿也在一张一合的,阴毛上不知是水还是爱液,已经完全湿透了,软绵绵的趴在我雪白的小腹上。

  就这样,糖醋排骨常常自娱自乐。由于她瞎吃醋的毛病一直没好,因此一直嫁不出去。在她24岁的一个早晨,她吃过饭,就去找母亲说话。

  突然听到母亲房中发出一阵呻吟声,这倒激起她的好奇心了,她偷偷地拨开窗户一看,原来是爹妈在干那档事,爹先是双手不停地在妈身上游动,接着一只手已经往她的裙里进攻了,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仍是不停搓揉着乳房,看妈的表情很有经验,配合着他手部的动作,不停地发出呻吟的声音,爹的手在她的裙子里,从糖醋排骨这个角度中并不能看见裙子里的状况,不过能够能清楚的看见裙子上下起伏不停地摆动着,大概是用手指在做吧?

  从裙子往下看,内裤都已经拉到小腿边了,不过并没有脱下来,妈突然一声尖叫,看样子那个爹已经受不了了,先是把妈那双美腿搭到自己的肩膀,很快的拉开拉练将他的家伙拿了出来。哇,这倒是糖醋排骨第一次亲眼看见男的那家伙,看着他的底下的头不停的摆动,似乎是在找寻最好的进攻路径,发红的龟头和粗壮的阴茎,没想到这爹外表看起来并不起眼,可是里面的家伙却是这么雄壮,突然糖醋排骨的内裤感到有点湿湿的,原来她也已经受不了了,爱液也是不停的涌出。

  这时她的手已经不能接受控制,很自然地就撩起我的裙子,往里进攻了,这时候另外一边的他们,妈妈从刚刚的尖叫转为不停地喘息,不停地呻吟,而爹双手拉着她的美腿,腰部则是不停的前后冲刺,看样子已经插入了,看那妈的脸部表情愈来愈陶醉,可是却又一直不停地喘息尖叫,真的看不出来她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不过爹倒是满努力让她得到满足的,腰部的运动越来越快,也不晓得是爹配合着妈的呻吟来上下进出,还是妈配合着爹前后冲刺而不停地喘息,不过糖醋排骨这边也不闲着,三根手指已经完全插入了,也是不停地进出冲刺,不过不能像那妈一样发出声音来,要不然可能会被发现,一边不停地听着妈尖叫喘息,爹也是持续不停的往里冲刺,而女儿的手指动作也已经越来越快,似乎三个人都会同时到达高潮。

  突然爹闷哼一声,只看见他紧急地将他的阴茎抽出,一边用手仍是不停地在套弄阴茎,从阴茎头部激射出乳白的液体,妈也一脸陶醉的样子,而女儿的动作也在他们互相整理对方的衣物时停止,赶紧整理了一下裙子悄悄地离去。老实说糖醋排骨是很想多看两眼的,但她担心会被发现,毕竟她还从来没和男人做过这种事,便赶快回家了,不知是兴奋?紧张?还是跑步的关系,她感到脸上一阵阵的发热,脑海里全是刚刚父母做爱的镜头,尤其是父亲那根雄伟的武器……躺在床上,糖醋排骨仍在回想那情景,她再也忍不住了,把三角裤和上衣脱去,才发现她的身体早已迫不及待的湿润。她把手伸到两腿间,秘处是一片泛滥。

  她用手指沾了沾淫水开始在小核核上抚摸,脑海中幻想着男人雄伟的肉棒在她的小穴中快速地插动,快感同时有如浪潮般得袭上她的全身,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她的肉体及脑海。

  那种无比的快感使她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她感到子宫在不断的收缩,她加强了手的力量,也更加快了在核上圆周运动的频率,终于在似乎快要晕过去的情形下达到了高潮。

  从这以后,糖醋排骨就想出嫁。她坐着轿子到处找合适的男人,有倒是有一个,可这人不知其意,难解风情,两人什么都没说就闹翻了。

  一日,吴赖经过糖醋排骨的闺房旁,忽然听到一阵轻轻的呻吟声。吴赖心中一动,他偷偷的推开窗户,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女儿坐在椅子上,衣服已经解开,丰满的乳房坚挺着,雪白光滑。粉红色的乳头若隐若现。她一手抓着乳房,一手伸进内裤中,屁股扭动着。

  她满脸涨得通红,双眼微闭,樱桃小口半开半合,发出令人消魂的叫声。吴赖裆内一紧,肉棍早已挺起。他欲火大涨,心中思量:女儿终究要嫁人的,与其让李实快活,不如自己先受用受用!于是,他轻轻推开闺门,迈进房中,转身把门关上。糖醋排骨听到关门声,大吃一惊,睁开双眼,只见其父吴赖正站在面前,两眼死盯盯地看着她。不由心中慌乱,连忙拉拢衣服。

  吴赖颤声说:“孩……子,别……别怕,没人看见,你年纪大了,有需要这很正常,老父可以满足你。”

  说着,老畜生拉开女儿的衣服,轻轻地抓住女儿丰满的乳房,他有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慢慢地抚摸起来。糖醋排骨不禁轻轻叫了一声,她挺了挺胸膛,马上又害羞得低下头,心中又喜又怕。

  口中轻喊:“不要,不要……”

  吴赖又颤声说:“孩子,没……没事的,我们只要不生小孩就没关系。”

  他伸出另一只手,伸进了女儿的内裤中,他探索着。女儿把双腿夹得紧紧的。

  老畜生心中一急,他抱起女儿,一手拉下她的内裤。他把女儿放在床上,两手分开女儿的双腿,口中轻呼:“孩子,别怕,爸爸不会弄痛你的,只要你听爸爸的,爸爸会让你很舒服。”

  糖醋排骨抓来被子,盖住了脸,下身任由吴赖抚弄。吴赖见女儿下身早已湿透。他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阴唇,又用大拇指压住阴蒂,来回转动着。还没转动几下,阴唇的夹缝中又往外流蜜汁了。老畜生知道时机已到。他马上脱下裤子,将肉棍抵住女儿的阴唇,龟头沾上的蜜汁,他用龟头碰触着阴蒂,被中顿时传出女儿轻轻的呻吟声。老畜生把女儿的蜜汁涂在自己的肉棍上,他分开女儿的阴唇,将肉棍插了进去。糖醋排骨发出了一声轻叫,已经是一个26岁的大姑娘了,自然不会痛的。

  老畜生抓住女儿的双膝,把肉棍一下一下地在湿滑的阴道里抽插起来,龟头传来的难言快感,让他不能稍停下来,抽插了百来下,女儿消魂的叫声渐渐响亮,她扭动着身躯,坚挺的双乳乱颤,老畜生双手放下膝盖,抓住雪白的双乳,乳头早就坚硬。他双手抚摸着乳房,肉棍尽情地抽插着,糖醋排骨拉开被子,大声的呻吟突然双眼紧闭,咬着牙关,两腿蹬得笔直,不断摆动的腰部,颤抖连连,香汗淫水同时齐喷。强烈的高潮令她身心畅快,几天来的抑郁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大解脱。

  慢慢消化完高潮的馀韵后,全身便像瘫了一样软得动也不想再动。老畜生见女儿给自己顶得像升上天堂,心中自然威风凛凛,干得更劲力十足,一下一下都把阴茎顶到尽头,恨没能把两颗睾丸也一起挤进迷魂洞里,净管不停地重复着打桩一样的动作,让小弟弟尽情体味着无穷乐趣,希望一生一世都这么抽插不停,没完没了。糖醋排骨毕竟是初经房事,不经连连呼痛,吴赖才慢下速度,继续抽插着。

  他见女儿已达到高潮,就把肉棍拔出,自己用手套弄着,然后,他把精液射在了地上。他紧紧地抱着女儿,俩人在床上躺了会儿,糖醋排骨怕被人发现,连忙叫父亲起床,老畜生这才依依不舍地穿上衣服,离开女儿的闺房。糖醋排骨也穿好衣服,心满意足地坐在房中,再也不去想李实了。从此,吴赖就经常和女儿在一起做爱。

  一日中午,吴赖全家吃完饭,糖醋排骨盯着父亲看了一眼,就起身回房。吴赖已知其意。他假装出外溜哒,转身就偷偷溜进女儿闺房中。这时的糖醋排骨已是欲火高涨,她扑进父亲的怀中,双乳紧贴着老畜生的胸膛,一手就抓住老畜生的肉棍。

  这回却事不如人意,肉棍竟然软绵绵的。原来吴赖昨晚刚和老婆牛氏玩过,毕竞年事已高,此时难能挺得起来。糖醋排骨端来一张椅子,让父亲坐下,然后解开他的裤子,把肉棍含在嘴里吸吮起来。肉棍渐渐膨胀起来,糖醋排骨急忙脱下自己的衣裤,她的下身早就湿漉漉的。她让老畜生坐着不动,自己急忙分开阴唇,将小洞套在父亲的肉棍上。

  女儿发出舒服的叫声,她双臂放在父亲的肩膀上,双手抓住椅背,全身用力,忘情地做着上下运动。她那丰满的双乳高高挺起,在父亲的脸旁边尽情地抖动着。

  吴赖抱着女儿的屁股,使劲抓捏着,他张开嘴,将女儿的乳头含在嘴里。糖醋排骨发出消魂的叫声,居然忘了家中有人。

  事也真巧,吴赖的儿子吴词今天也正好在家,他刚吃完饭,以为父亲出去溜哒了。就来找姐姐说话。还没到闺房前,一阵纵情的呻吟声就传来了。吴词大吃一惊,他三步并作俩步,来到姐姐的闺门前,呻吟声更响了。吴词左右一看,窗户和门都关着。吴词就凑到门缝中往里一看,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向道貌岸然的父亲居然和美丽的姐姐在乱伦!

  姐姐使劲地扭动着身子,双乳乱颤,不知羞耻地叫着。父亲仰着头,痴迷地看着姐姐涨红的脸庞。姐姐满脸兴奋,正享受着高潮。吴词的心不由狂跳起来,急忙闭上眼睛。他转过身子,四下看了一下,母亲外出串门了,家中并没有别人。

  吴词松了口气,他心中想道:既然没别人知道,那就没事,真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做这种事。不过姐姐也真诱人,难怪父亲会动心。不好,万一有人来找姐姐那怎么办呢?吴词飞快地跑到大门前,他轻轻地关上大门,上了锁。

  他心想:这下没事了,姐姐真美啊!父亲真幸福,居然能和姐姐乱伦,——既然没人知道,我就去看看又如何!吴词本是一无耻之徒,心念已定,他就轻手轻脚跑到闺房前,凑到门缝中看。正在这时,“呓呀”一声,吴赖打开了门,四目对视,两人都大吃一惊,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究竟是吴赖年纪大,他见事已败露,就故作正经地说:

  “吴词啊,你……你也在家啊,你看……见了吧?其实这没什么,只要是男女就都行,你进来,你进来。”

  吴词犹豫了一下,心中想见见姐姐,就走了进来。糖醋排骨正躺在床上休息,还没穿衣服呢!突然听到俩个男人的脚步声,不由大吃一惊,心中害怕,她急忙张眼一看,原来是弟弟,不由羞得满脸通红,想说句什么,又没话好说,只得转过脸去朝里躺着。吴赖坐到他原先的椅子上,他让正不知所措的儿子坐在凳子上。

  “儿子啊,你姐姐年纪大了,这你知道的,姑娘家到了这年纪,就会有这需要的吗!”

  “对……对,我知道,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吴词,人到了这年纪,如果不做这事,对身体可不好啊!”

  吴词心中不信,不过他知道父亲说这话的目的,于是应声道:“我知道,有这回事,那会生病的。”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可得多陪陪你姐姐,我先走了,你们姐弟多聊会儿吧。”

  吴赖飞快地站起身子,走出闺房,随便带上了门。他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想到:只要他们也上了床,那吴词再傻,也不会把事情告诉他妈。于是他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继续去溜哒了。

  吴词站在房中,见姐姐许久都没转身,就说:“姐姐,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糖醋排骨怕吴词告诉妈妈,就说:“你……你有什么事真这么要紧吗?就……就不能……多陪姐姐一回儿吗?”

  “我也没什么大事……”

  “你可不能弄痛我。”糖醋排骨飞快抢着说。

  这么明显的勾引人的话吴词难能听不出来。他几步跨到床边,拉下姐姐的被子,一双雪白的乳房呈现于眼前,小畜生一把抓住姐姐的乳房,由于太用力了,糖醋排骨不由发出一声痛呼。小畜生一听,知道太用力了,他就轻轻地抓着姐姐的乳房,姐姐的乳房软绵绵的,小畜生双手齐用,一手抓着一个,他尽情地捏着,按着。

  他用双手捧住姐姐的一个乳房,轻轻地按着乳房的根部,他来回卷着圈,又像他父亲一样,伸出舌头,舔着姐姐的乳头。糖醋排骨觉得乳头挺痒挺舒服的,不由欲念又起,她怕再被别人发现,就对弟弟说:“你不要急吗,先去看看门关好了没有。”

  小畜生难舍得离开,他说:“大门已经被我关好了,别人进不来。”

  “那你把闺房门关严吧。”

  小畜生急急忙忙地关严闺门,又来到床边,只见姐姐已用被子盖好胸膛,上身虽然盖好了,下面却露到了大腿根。雪白的大腿光滑圆润,两腿之间,有一簇黑黑的毛。吴词把手放在姐姐圆润的大腿上,他慢慢地向上滑,手滑到了大腿根处,他轻轻地抚摸着黝黑的毛,然后伸出中指,向两腿之间探索着,他用中指抚摸着姐姐的阴唇,然后分开阴唇,他将中指伸进姐姐的阴道中,阴道滑滑的,他里外探索着。糖醋排骨发出了一声呻吟,听得小畜生心摇神荡,他一手抬起姐姐的右腿,把它放在肩上,另只手用中指飞快地插着姐姐的阴道,他又用大拇指一会儿碰着姐姐的阴蒂,一会儿又碰着姐姐的菊门,阴道越来越湿润了,姐姐的叫声也越来越响了,小畜生急忙脱下裤子,他把姐姐转了半圈,使她头朝床里,屁股朝床外,他把姐姐的双腿都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半蹲下身子,将自己的肉棍插进姐姐的阴道。

  糖醋排骨发出消魂的呻吟声,她索性拿开被子,光着全身,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小畜生见姐姐如此动情,他用力地将肉棍顶到阴道里面,拼命地插着,他将手放在姐姐的阴蒂上,来回按摸着,插了百十来下,肉棍上一阵热流涌来,精液就象离弦的箭一样,喷进了姐姐的阴道。糖醋排骨虽然与老畜生经常做爱,但老畜生怕女儿怀孕,都把精液射在地上。这时突觉阴道中一股热流涌来,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从下身传遍全身,她瘫软地倒在床上,全身酥软,半天都起不来。

  从那以后,糖醋排骨经常瞒着母亲,与这两畜生乱伦。

  【完】

  11900字节